金圣叹评点水浒传,论小说修辞的形象美,整齐

 安检门OEM定制     |      2016-01-10

大家好,我是小编朱慧怡,今天来和大家聊一聊金圣叹评点水浒传,论小说修辞的形象美,整齐美。

小说的任务是通过形象的刻画来感染读者,深化主题,因此小说修辞必须避免语言的枯燥、乏味,通过有声有色的描绘,给读者展示生动的画面,以显示形象的美。金圣叹评点《水浒传》时,很注意这一点。如:

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粉那两包躁子在手里,睁眼看着郑屠说道:“洒家特地要消遣你户把两包操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第二回)

黄安把船尽力摇过芦苇岸边,却被两边小港里钻出四五十只小船来,船上弩箭如雨点射将来。时,只剩得三四十只小船了。(第十九回)黄安就箭林里夺路 以上两例中的“肉雨”“箭林,系运用隐喻手法,形象而又简练地说明肉象大雨一般的倾下,箭象森林一样丛密。这就在读者面前呈现了一幅幅形象的图画,调动了读者的想象力。金圣叹称赞这些形象描绘的文字道:“肉雨二字,千古奇闻““字法之奇者,如肉雨、箭林、血粥等,皆可入谐史”。

扑的只一拳,正打在葬子上,打得鲜血进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浆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提起拳头来,就眼堆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梭缝裂,乌珠进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又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薯儿、钗儿、饶儿,一齐响。(第二回)

通过金圣叹的评点,不难看出他对《水浒》作者运用比喻的手法,调动了与味觉、视觉、听觉相关的词语,构成一幅幅形象的画面来感染读者的艺术功力是大为欣赏的。

金圣叹认为小说语言无论叙事或状物,常要显示出一种整齐美。(当然整齐中又夹杂着变化)这从章法和句法中,都可以体现出来。章法里的“对锁章法”、“遥对章法”、“相照章法”等,都能显现出这种美。

戴宗瞅道:“你又来了,便不记得吃苦!”李逵陪笑道:“不放,不放!我自这般说一声儿耍。”(金评:的的写出妙人。与后对锁作章法)(第五十二回)载宗瞅著逵:“你又要钉住了脚!,李连陪笑道:“不敢,不放丈我自这般说一声儿耍。”(金评:与前对锁作章法)(同上)

入来看时,见罗真人坐在云床中间。李逵暗清想道:“昨夜我放是错杀了?”(金评:妙人妙想。我敢是错杀,你敢是错认。对锁作章法。)(同上)罗真人问道:“……你因何夜来越墙而过,入来把斧劈我?……”李逵道:“不是我,你敢错认了?”(金评:与上文对锁作章法。)(同上)

智深一来肚里无食,二来走了许多程途,三者当不得他两个生力,只得卖个破绽,拖了禅杖便走。(金评:此三句与后得了史进,吃得饱了一段,遥对作章法。)(第五回)智深一者得了史进,肚里胆壮;二乃吃得饱了,那精神气力越使得出来。(金评:与前一者肚中无食,二者走路方乏,三者两个生力句遥对,看他牵法。)(同上)

且说张横将引三二百人……径奔中军,望见帐中灯触荧蝗,关胜手捻跳髯,坐着看书。(金评:张横望见灯烛笑煌,关胜看书,三阮望见灯烛荧煌,并无一人。两灯烛荧煌句,相照作章法)(第六十三回)

却说三阮在前……抢入寨来。只见寨内灯触荧煌,并无一人。(金评:此与前变作章法)(同上)在句法上亦可以显示一种整齐反复的美。如:

武松便……把那个石墩只一抱,轻轻地抱将起来。双手把石墩只一撇,扑地打下地里一尺来深。一武松再把右手去地里一提,提将起来,望空中只一掷,掷起去离地一文来高,武松双手只一接,接来轻轻地放在原旧安处。··…(金评曰:看他提字与提字顶针,掷字与掷字顶针,接宇与接字顶针。又看他两段,一段用轻轻地三字起,一段用轻轻地三字止。)(第二十七回)此例运用了顶针与反复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