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国画宗师的背后,李苦禅与济南的一面之缘

 安检门OEM定制     |      2016-01-10

一代国画宗师的背后,李苦禅与济南的一面之缘,留下了千古佳话

北方的秋天,有着一种油画一样的质感之美,粗狂又不失细腻的纹理,是大自然在秋天展示出来的艺术之魂,更是生命最后的绝唱,唱响了山河壮丽,大地秋美。


济南是一座地道的北方城市,因为泉水,让这座城市浮在水面上,灵动、清澈又不失江南韵味。


如果谈济南的秋天之美,还有点季节的羞涩,叶子在亦黄亦绿之间徘徊,在亦黄亦红之间略染,最彻底的要数济南初冬,经过几场冬雨的洗礼,一座城完全沉浸在金黄一片,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大片的叶子在冬日的暖阳下,显得金黄,虽有一些憔悴,却力显生命不屈。


这也是历代文人墨客在济南能诞生如此之多脍炙人口的佳作之因吧。


兹山何峻秀,绿翠入芙蓉,更有郭边万户皆邻水,雪后千峰半如城。


济水之南,亭台楼阁,海右此亭古,也造就了济南名士居多,也更有诸多名士与济南之间的佳话连篇。


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位近代著名画家李苦禅与济南一面之缘,便留下无尽传奇佳话。


话说,经常去趵突泉公园游玩的朋友,如果你有心,一定在万竹园会看到一座被绿树环绕的四合院,这里就是李苦禅的纪念馆。


纪念馆是典型的既有南北欣赏建筑美学的院落,它是一座兼有江南庭院与北京王府、济南四合院风格的古式庭院。始建于元代,因园中多竹而得名。该园有3套院落,结构紧凑,布局讲究,13个庭院186间房屋并有五桥四亭,楼台亭阁参差错落。


既然,济南这么隆重有仪式感的建馆纪念李苦禅先生,那他究竟是何许人也?与济南又有什么干系?


时间退役到1899年,1月11日的早晨,在高唐县李奇庄的一个李姓的贫苦农家有一个婴儿哇哇落地,父母为其取名英杰,他就是后来的李苦禅大师。虽出身寒门,但齐鲁大地儒风文雅,鲁北高唐县也是文化浓郁的地方,英杰打小就喜欢 画画,在地上用树枝也能像模像样的画出一个鸟和小树。这些启蒙奠定了后来他走上大师之路的议程。


等到英杰长到20岁的那年,他感觉自己对于画画的热爱与追求已经超出普通人,画画不单单是自己骨子里发出的简单的爱好信息。


棋牌游戏下载安卓官网

1919年,他只身到北京求学,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的他只好落脚于慈音寺,靠从舍粥棚里取粥度日,李英杰从此成为居士,号超三,法名苦禅,以法名行世。


一个“哭”字难道有天意包含吗?这一生对于这样一个喜欢作画的青年才俊,命运却又赋予了其一生很多的苦意,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时间到了1923年,他感觉到自己作画有一些瓶颈无法突破,人生也很茫然。在北京求学的他尚未毕业,就有了自己大胆的想法,山东人那种胆量和率性发挥出来了。他一个落单的青年竟然独自去了北京西三道栅栏6号齐白石老先生的家,登门拜师。


一进门他就开口说:“齐先生,我很喜欢您老人家的画,想拜您为师,不知能不能收我?我现在还是个穷学生,也没什么见面礼孝敬您,等将来我做了事再好好孝敬您老人家吧!”


棋牌在线下载官网

当时齐白石知道他的处境维艰,从不收他的学费。不仅如此,有时还留他在家吃饭,给他颜料。这对于一个登堂入室的弟子来讲,也真够得上是十分的厚爱了。


在齐白石的精心栽培之下,李苦禅的学业益加奋进,其艺术“头角已日渐峥嵘”。不久,他就作为一名年轻的国画教授迈进了中国画坛。


而李苦禅与济南的渊源是在1942年春天,李苦禅在济南办画展时,朋友们知道苦禅一直单身,身边无人照料,观展人李省三夫妇恰好有一女尚未婚嫁,便起了牵搭红线之意。李女名慧文,乃省三先生的继女。1942年秋天,李苦禅、李慧文决定举办合卺之喜,择定良辰吉日后,在饮虎池关友声住宅处借用两间房屋作为新房。当日,书画界的旧朋新友纷纷赶来庆贺花烛之喜。他们请苦禅好友、泉城资深教育家王钦甫为证婚人,著名书画家黑伯龙、乡友李扬等都是喜宴上的宾客。后来,在朋友聚会上李苦禅先生阐述了济南是他的人生宝地。


所有成功之士,其背后必定付出了其常人无所感知的辛苦。


李苦禅之所以后来堪称大师,与其个人的才分和勤奋以及师承名门之后继承了中国画的欢乐斗牛游戏下载官网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的技法有关。专家解读李苦禅画花鸟,有一定写实的成分,不是对自然物象客观的描摹,是凝练后创造,实中有虚,虚中有实。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自然含蓄中蕴含阳刚之气。李苦禅的画幅越大越能自由挥洒。李苦禅晚年的作品达到了“笔简意繁”的艺术境界。


李苦禅一生3次结婚。娶第一位夫人肖氏时还在聊城省立二中读书,时年16岁,小肖氏6岁,完全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甚感情。肖氏体弱多病,1927年在家乡为他生下一女后病故。


第二次婚姻颇具传奇色彩。那是1928年冬天,齐白石门下收了一位女弟子凌嵋琳。她出身书香门第,苗条秀美。


凌嵋琳毕业于中国第一国立美术学校,一向自恃才高,但对眼前这位耳闻已久的刚正朴实的山东大汉,怀有英雄般的敬重和深深的爱慕。


1928年仲秋,李苦禅与凌嵋琳在一片祝福声中幸福地结合了,然而,也许那番关于雄鹰与鸳鸯的对话映照出的人生观的不同,婚后,苦水中长大的农民儿子与书香门第出身的凌嵋琳的差距显得越来越大了。


李苦禅作品欣赏


李苦禅作品欣赏


凌嵋琳感到越来越乏味,当初笼罩在李苦禅身上的让她感到神秘炫目的光环没有了,她现在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土得只会说“俺”的李苦禅。


李苦禅人如其名,纵观其一生,全被一个“苦”字囊括了。


人生哪有不苦之说,我们历尽了生活的各种杂味和苦尘,方可圆到一种遇事不惊的洒脱,


李苦禅的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国画宗师,是因为他以书入画,凭借几十年的碑学功夫书写出浑厚拙朴的线条,使人一眼就可以识别出“这是李苦禅的画”。


李苦禅与恩师齐白石合影


李苦禅先生工作中


李苦禅尊崇“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将中国“书画同源”的概念更加具体、准确地表达出来。他一生都在练习书法,直到逝世前几个小时,他还在临写颜真卿的《画赞帖》。


读李苦禅的画,侯一民评价:“有一股雄强之气,刚毅之气。”现在看来,这种感觉就是来自李苦禅对中国文化架构的认识,来自对中国哲理的认同、对其他传统文艺的研习与修养!